酒仙小说
繁体版

04(1/3)

  王大妈隐隐约约没听真儿,还忙着自己的工作,就出门了。


  出门正好碰上胡同里的何大妈何向阳。


  燕支胡同就在城边儿上,大多数邻居都是从乡下进城的,就比如何向阳,原来只有一间小棚屋儿,现在鸟枪换炮啦,住的正是陈月牙和贺译民原来的院子。


  “哎王菊,我咋闻着一股好浓的臭味儿,是不是你们院里那个植物人他躺馊了?”何向阳开门见山的,故意搧着鼻子说。


  但她分明是站在公厕旁边,能不臭吗?


  王大妈的儿子张刚在钢厂是个车间主任,也是何向阳的女婿张虎的下级,所以虽然何向阳话说的难听,但王大妈必须搭一句。


  张虎是个特别小心眼儿的人,厂里的人谁不巴结着他们家的人一点儿,得,工作上你就等着他给你穿小鞋吧。


  “哪能呢,陈月牙照顾贺译民可照顾的好着呢,您是站在公厕旁边才觉得臭。”王大妈应付说。


  何向阳两手抱臂,遥遥看着大杂院的方向说:“我是真可怜陈月牙啊,当初嫁贺译民的时候,贺译民可是年青有为的钢厂厂长,还是跟自己当大干部的前妻离了婚,就为了娶她,她嫁人的时候我们程家村的人谁不说她跌进金窝窝里了?所以说这个命真是没法说的,现在男人躺炕上了,这也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吧?”


  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现在新世社不讲命好不好,等贺译民醒来,陈月牙一样有好日子过。”


  “要我说,陈月牙要想过好日子,就得改嫁,说句实话,就冲她那能生儿子的肚子,到谁家生上三五个小子,人不拿她当皇后娘娘贡着。”何向阳又说。


  是,她儿子程大宝原来那个媳妇儿不会生孩子,何向阳是真稀罕陈月牙那个能生儿子的肚子,所以,她不介意陈月牙已经生过四个孩子。


  她心里都盘算好了,陈月牙现在日子过的烂着呢,真想跟她家大宝在一起,也得先生上仨儿子,真能生上仨儿子,她就做主,给她和程大宝扯结婚证。


  要生不了,得,爱哪哪去,命里带霉带灾的女人,她可不稀罕。


  虽然心里这样想,这种话嘴上当然不能出来,何向阳拦着王大妈说:“王菊,你改天替我劝劝陈月牙,让她跟我家大宝处一处呗,都是街坊邻居,知根知底儿,我是真不嫌弃她命不好,也不嫌她生的那个小倒霉孩子,咋样?”


  何向阳的大闺女程春花生了个小外孙女儿叫张福妞,是不是自带福运不好说,但只要说起张福妞,何向阳就得咧开嘴笑,说她家福妞是个真正的小福妞儿。


  而小超生在何向阳的嘴里就成了个倒霉孩子,谁叫她生下来没享几天福,她爸就成植物人了呢?


  这不,现卖现夸,何向阳就开始显摆她家张福妞了:“王菊你是不知道,前阵子我家福妞哭着闹着要吃肉,我咬牙囤了一个大猪头,嗨,最近猪肉直接从一块二涨到两块了,你就说我家那福妞儿,她是不是个有福气的?”


  王大妈忙着要去抓执勤,还不得不应付她:“有,有福气!”


  “唉,就是可怜陈月牙哟,我那个猪头一直存着没舍得吃,就是想请她吃一顿,你就说说,我家那么敞亮的四合院儿,我女婿还是咱钢厂的大厂长,月牙她咋就那么不开眼儿,有猪头都不吃,得守着个已经发了臭的活死人呢?”何向阳又说。


  现在这年月,不说地主家没肉吃,就胡同里的孩子们,谁家吃顿肉,都得去围观一番。
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