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仙小说
繁体版

【44】(1/4)

  黛宁在这边轻松惬意, 那头的陈景只能养几天伤。他吃了药,身体恢复需要一定时间。
白天,房子空空荡荡, 安静得甚至能听见树叶飘落的声音。
陈景闭上眼, 咳嗽了一声。他又成了一个人, 这样没什么不好。


  手机铃声响起,陈景看见上面闪烁的“陈怜星”三个字,接起来。
“陈景,你上次给我的钱, 只够买舞台剧的衣服。”她抱怨道, “可是我那个角色,还需要一双鞋子,你再给我打点钱过来!”
陈景没说话, 眸中浓郁的黑交错。
陈怜星没有听见他的回答, 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并非那么好惹,他十来岁提着刀坐在家门口的魄力, 让她至今想起来都胆寒。


  陈怜星只好放低姿态,说道:“你知道的,我为了这出舞台剧准备了很久。小时候爸爸在家,还送我去舞蹈班和唱团学习,他肯定也很希望看见我完成这出舞台剧。”
陈景压住咳嗽:“你妈妈, 病情,恶化了。”他只要不说长句子,便不会结巴, 只不过声音依旧沙哑。


  陈怜星有点儿意外, 她咬牙道:“我改天会抽空去看她的,可是……现在大家都等着我呢, 拜托你,我总不能让所有人失望吧。”
陈景冷冷问她:“要多少。”
陈怜星心中一喜:“不多,鞋子只要六百块。你不用像上次那样来我学校,打在我卡里就行。”她一心要钱,也没听出陈景的声音压抑,有不对劲的地方。


  陈怜星本就只顾着自己,躺在医院的亲妈,陈怜星没觉得陈景能救活。陈景每个月赚那么多,基本全砸在陈母身上,但就是找不到合适的骨髓,以至于陈怜星每个月从陈景那里得到的生活费也不多。
陈怜星得到了满意的回答,挂掉电话。


  陈景坐起来,穿衣服出门。今天周末,他答应了那位纪小姐的雇佣。他唇色尚且带着几分苍白,可这种疼痛,陈景能忍住。


  他出门前路过晾衣绳,上面的衣服还没收下来,却已经干了,在阳光下投出剪影。
衣服被那娇气包晾得乱七八糟,陈景却看了好一会儿。


  他承认,今天之前,他渴望陈怜星的亲情,像曾经那样,让他感受到自己并非异类,感受活着的温度。


  可是此刻,他突然才发现,自己一点感觉都没了。
一种厌倦心烦的情绪涌上来,陈怜星认不认他,有什么关系?


  *
纪恬想到今天可以见到陈景,还能和他一起逛街,从早上就开始打扮。


  纪恬也算个相当有衣品的人,她的五官不算特别出挑,但胜在气质清雅,一头长发半束起来,在脑后别一个星星发卡,她再用心化一个淡妆,整个人看起来瞬间漂亮好几个级别。


  她之前当然想过把陈景是“言家大少爷”的事说出去,但一来没法解释自己怎么知道的,二来,她在赵屿身上吃过亏。
三年前自己和赵屿身份对等,结果赵屿爱上了纪家大小姐纪黛宁。尽管纪黛宁的结局和书中一样,还是死了,但纪恬想起自己逃命的苦日子,至今恨得牙痒痒。
别人穿进书里,成为皇后、贵妃,或者千金小姐、豪门团宠。只有她像只地沟里的老鼠般活了三年!那三年的时光,偶尔还会在噩梦里重现。


  纪恬好不容易有了个好身份,这次一定要拿下陈景。纪家不可靠,破产了她就什么都不是。


  掂量之下,纪恬顾不得刷纪老爷子和纪墨珏的好感,千里迢迢跑来凤鸣。
现在攻略陈景有个好处,他接触的圈子不算高端,她这样有身份又漂亮的千金,只要温柔体贴些,很容易让陈景倾心。
温柔漂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