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仙小说
繁体版

番外1:回去之后

  褚晴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己不是亲生的, 一边和爸妈一样看向戚未晨,也有点好奇他为什么会选择自己。


  他们两个差距太大了,当初他答应跟自己在一起后很长一段时间, 她都没有真实感, 实在不懂好好学神,眼睛怎么就瞎了, 但也不好意思真的问出来,万一他发现自己是真的眼瞎, 不跟她好了怎么办。


  再后来两人就穿越了, 她也很少再思考这个问题, 自然没有问过, 现在被爸妈一提,她才重新想知道答案。


  戚未晨在三人的目光下, 平静的回答妈妈的问题:“叔叔阿姨照顾她这么多年,应该比我更清楚她的好,是我高攀了。”


  褚晴:“?”啥啊,就吹个言之无物的彩虹屁?


  她有点不满意, 然而爸妈却很喜欢戚未晨的答案,一直皱着眉头的爸爸脸色总算缓和了:“这倒也是,别看我家姑娘又懒又馋, 还动不动就闯祸闹事, 但是心地还是很善良的,所有人都喜欢她。”


  褚晴:“……”前面叭叭一堆缺点, ‘但是’后面就一句心地善良?


  “总之你们两个要一起隔离一段时间了, 别说叔叔不放心你, 你到底是个男孩子,又处在容易冲动的时候, 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,你要是敢在这个时期跟我女儿有了什么,以后我就是死,也不会认你这个女婿。”爸爸严肃道。


  褚晴讪讪:“爸,我们不会的。”


  “你最好不会,否则搞出事了我打断你的腿。”妈妈接话道。


  父母二人表完态,一同看向戚未晨。戚未晨沉默一瞬:“叔叔阿姨,我保证会守规矩,不会乱来。”


  “行了,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闺女先放你那边养几天,等隔离结束我再把她接回来,等一下阿姨给你们转点生活费,你们看小区超市还开着没有,尽可能多囤点吃的。”妈妈叮嘱。


  戚未晨刚要说他有钱,褚晴就轻轻掐了一下他的大腿,于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:“谢谢叔叔阿姨。”


  解决完爸妈,褚晴把手机放到一边,忐忑的开口问:“等隔离结束,他们会揍我吗?”


  “你这段时间好好学习,给他们看到你的进步,他们就不会揍你。”戚未晨安慰道。


  褚晴轻哼一声:“我现在的成绩对他们来说,就已经是很大的惊喜了。”


  “但是离A大还有一段距离。”戚未晨捏住她的脸。


  褚晴:“……求别打击我。”


  戚未晨轻笑一声,去门口花架上拿了口罩就要出门,褚晴问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
  “去超市。”戚未晨回答。


  褚晴忙站起来:“等我一下,我也去。”


  “口罩不够,要节约,你在家等我。”戚未晨拒绝了。


  褚晴停了下来:“那好吧……你注意防护啊,早点回来。”


  “嗯,我会尽快。”


  戚未晨说完便穿戴好出门了,褚晴坐在客厅里等着,足足等了快一个小时,才把人等回来。


  拎着两大袋子食物的戚未晨表情不太好,进门后直接去洗手消毒了,之后才到客厅沙发上坐下,一言不发的盯着桌面。


  褚晴担忧的凑过去:“刚才不还好好的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
  戚未晨眼眸微动,半晌才低声道:“我刚才到收银台那里,看到了计生用品。”


  褚晴:“?”


  “已经卖得差不多了,货架都空了。”


  褚晴:“……喂,别忘了你刚答应过我爸妈什么。”


  戚未晨看她一眼:“我没忘。”


  “那人家东西卖完了,你失落个什么劲?”褚晴一脸无语。


  戚未晨抿了抿唇,许久之后才低声道:“看到空了的货架,我才想起来在2042买的那些,忘记带回来了。”


  褚晴:“……”


  “本来还想回来之后试用一下,现在再想试用,就得等到二十年后了。”戚未晨的声音闷闷的,显然受了不小的打击。


  褚晴都要疯了:“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?你买了一堆那玩意,有没有想过我们走了被戚慕阳发现了怎么办?!他该怎么看我们!”


  戚未晨顿了一下:“他已经成年了,应该能理解。”


  “理解个屁!”褚晴崩溃的趴在沙发上,突然觉得不是很想见戚慕阳了。


  戚未晨的失落稍减,伸手戳了戳她的耳朵:“尴尬也是40几岁的我们尴尬,跟现在的我们没关系。”


  褚晴耳朵一动。


  “而且四十多岁了,说不定早就不觉得尴尬了。”戚未晨又道。


  不得不说他虽然不太会安慰人,可褚晴却很吃他这一套,只短短两句话,她就冷静了许多。


  戚未晨见她平静下来了,便递给她一袋零食:“先吃点,我去做饭。”


  “……你买菜的时候还记得买零食呀。”褚晴脸上的红晕还没消减,扫了他一眼后吧零食接过去。


  戚未晨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最近一段时间不能出门,总要给你买点吃的,好让你安心学习。”


  原本还脸红的褚晴瞬间冷静了:“隔离……还要学习?”


  “隔离又不会让今年的高考取消,当然要学习,刚好我之前买了几套题,原本怕你做不了太难的就没给你,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。”戚未晨用最温柔的语气说最可怕的话,褚晴咽了下口水,只想快点回家。
然而回家是不可能回家了,只能吃饱了多做两套卷子,爸妈似乎仍然不放心他们在一起,她做题的时候经常突然打视频电话,第一次看到她在书桌前学习时,惊得下巴颏都要掉了,匆忙就挂了电话,几次之后反而习惯了。


  “我爸妈这是不放心你呢。”又一次挂电话之后,褚晴扭头吐槽身边人。


  戚未晨淡定的将手放在她的头顶,让她把头扭了回去:“专心做题。”


  褚晴嘴角抽了抽,乖乖开始做题,写完之后跟着戚未晨一起对答案,再把错题更正一下,单是吃透一张卷子,就要花上两个多小时,等把各科试卷都做一遍,一天都过去了。


  明明没有什么体力劳动,但每次结束褚晴都累得手指头都不想动,四仰八叉的瘫在椅子上,直到戚未晨把自己抱到床上,才懒洋洋的调整个舒服的姿势。


  这样学习累了点,但效果还是显著的,她的错题越来越少,戚未晨讲解的时间也越来越短,有时候速度快的话,晚饭之前就能做完一整套卷子,这样做了十来天的题目后,疫情依然没有结束的意思,学校最终回归了网课。


  “我不要听老师讲课,我不要早起。”褚晴抱着被子眼泪汪汪,死活不肯出门。


  戚未晨略为无奈:“你听课的话,我就不给你布置作业了,你只需要跟着老师的步调走就行。”


  “不要!我更喜欢你的方式。”褚晴拒绝。


  戚未晨到床边坐下,温和的劝解:“可是老师们有更丰富的高考经验,也更适合带你系统的学习,之前是因为你听不懂,所以我才教你,现在他们讲的题,你已经能听明白了,为什么还要排斥?”
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褚晴‘我’了半天,憋出一句,“我更喜欢你的方法,比较自由。”


  “我知道你觉得网课枯燥,但最后一段时间,最好完全按照老师的方式进行复习,”戚未晨抿了抿唇,耐心的继续劝说,“而且学校要求打卡,没打卡等于旷课,你如果旷课的话,爸妈会揍你。”


  最后一句显然更有用,褚晴立刻从床上爬起来,老老实实的开始了网课之路,然后就发现她没开始听课的时候就开始排斥,果然是有原因的,比起一群人在教室里听课,更枯燥的是自己在家里听课,好在旁边还有戚未晨陪着,每次她忍不住走神的时候,都会被他及时提醒。


  耐着性子开始听课,起初还不怎么习惯,慢慢的发现老师讲的很多知识她都能轻易听懂后,总算开始勉强认真对待了。在她听课的时候,戚未晨也开始忙A大自主招生的事,怕她课上会走神,想了一个精妙到没有人性的点子。


  又是一天网课,褚晴看一眼面前的电脑,再看一眼电脑旁边的手机支架,以及上面显示正在视频通话的手机,沉默一瞬后问手机里的妈妈:“你这个点跟我视频干什么?”


  “未晨说他这段时间有些忙,让我看着你学习。”妈妈优雅的看着手机,一副打算长坐的样子。


  褚晴冷静的开口:“你先等一下,我找他问问情况。”


  说完就挂了电话,大步朝戚未晨屋里冲去,揪起正在准备材料的他怒问:“是你让我妈监督我学习的?!”


  “不是监督,是陪着你,”戚未晨谈一段时间的恋爱,已经深谙说话之道,“我怕你会无聊。”


  “少给我说没用的,你就是让她监督我,你干嘛防贼一样防着我!”褚晴都要气死了。


  戚未晨见她真生气了,顿了一下哄她:“我只是怕你自制力不够,抱歉,没考虑你的感受,我去跟妈妈说一声,以后我陪着你。”


  “不用你陪着!好好准备你的自主招生吧!”褚晴气恼的看他一眼,转身大步回电脑前了。


  这一会儿的功夫,妈妈已经打了几通视频电话,褚晴绷着脸给她打回去,等她接通后打了声招呼:“妈。”


  “你是不是欺负人家未晨了?”妈妈瞪眼,“别不知好歹啊,你爹妈都没这么管过你,人家愿意为你操心,那是你的福气!”


  褚晴气哼哼的应了一声,一句话也不说,妈妈皱眉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。”


  “……我知道了,没不知好歹,”褚晴不情愿的开口,“我就是觉得他不相信我,我又不是小孩了,至于一直盯着我吗?”


  妈妈横她一眼:“我再不知道你?要是没人看着,你能走神到南极去。”


  “妈,你怎么也不相信我。”褚晴不高兴。


  妈妈嗤了一声:“我不仅不说话了,也不监督你了,你自己学吧。”


  褚晴顿了一下,迟疑的问:“真的?”


  “真的,你不是觉得我们不相信你吗?那我就信任你一回,给你一天的时间,如果今天的效率跟被监督时一样,那以后我们也不管了,但是如果不是,你就给人家未晨道歉。”妈妈说完,果断的挂了电话。
褚晴撇了撇嘴,发誓这回要让他们刮目相看。做了决定后,她开始投入到学习中去,听着网课做着题,一上午忙碌而充实,完全和以前一样,她心中得意的同时,连正眼都不愿看戚未晨了。


  “中午想吃什么,我去煮。”戚未晨知道自己这事做得不厚道,放缓了声音问她。


  褚晴心里还有点生气,扫了他一眼后拿起一包饼干:“我吃这个。”说完就回房间了。


  戚未晨顿了一下,坐在客厅没有动。


  下午课程开始时,褚晴从屋里出来,戚未晨已经回房间了,客厅的空气里没有一丝饭菜的香味,显然他中午没有吃饭。褚晴一想到他没吃东西,就忍不住心软了,但忍了忍没有去找他,而是继续听课。


  说是听课,满脑子却都在想他会不会饿,而且中午没睡觉,这会儿总是昏昏欲睡,一不小心就在担心中睡了过去,等醒过来时,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。褚晴忙坐直了身子,只可惜动不动走神,坐得再好一下午也没听进去什么。


  最终事实如妈妈所说,她的效率十分低下,褚晴郁闷了。


  课程结束后,她坐在沙发上发呆,戚未晨什么时候靠近的都不知道,等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大狗一样抱住了她。


  “我饿了。”戚未晨闷闷道。


  褚晴要推他的手一停,半晌还是忍不住小声道:“去吃饭。”


  “你还在生我气,没胃口。”戚未晨说着,额头在她肩膀上蹭了一下,脸颊紧紧贴着她的脖子。


  褚晴被他亲密的动作闹得一僵,顿时什么气都没有了:“活该,谁让你自作主张的。”


  “对不起,我不该没有征求你的同意就让妈妈看着你,下次再做什么之前,一定会先和你商量,但希望你能明白,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。”戚未晨的态度可以说低到尘埃里了。


  褚晴是个需要顺毛捋的家伙,见他态度这么好,反而生出一分愧疚,沉默片刻后失落道:“你们不相信我是对的,我下午满脑子都是你,中间还不小心睡着了,基本上没听什么……我自制力就是好差。”


  “都是我不好,我不该太频繁的出现在你脑子里。”戚未晨亲吻一下她的脖颈,直起身把她抱进怀里。


  褚晴被他的说法逗笑了,笑完表情又被失落覆盖:“算了,是我自己的原因,没人看着我,我果然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
  戚未晨微微蹙眉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她带来了什么不好的影响――


  她会因为他的判断,产生一些不自信的想法,打从心底觉得自己就是个没有自制力的人,如果情况再严重点,她会变得非常依赖别人,根本没信心能独立完成一件事。


  他叹息一声,声音里多了一分真诚:“不是的,你是因为我感到心烦了,才会中午没休息好,进而影响下午的课程,是我这个外界因素对你造成的影响,和你本人无关。”


  “我是真的……”


  “不如我们明天再试一次,我不惹你生气,你也不要心烦,像平时一样学习一天怎么样?”戚未晨打断她的话。


  褚晴郁闷的看着他:“能行吗?”


  “一定可以的,我相信你。”戚未晨温和安抚。


  褚晴轻哼一声:“你要是相信我,就不会找我妈监督我了。”


  “所以我想跟你道歉,我错了,可不可以原谅我一次?”戚未晨认真的问。


  褚晴咬唇,半晌闷闷道:“戚神也会犯错吗?”


  “我也是人,也会经常犯错,不然为什么总惹我的晴晴生气?”


  褚晴顿了一下,心下突然多了一分委屈,急需要撒个娇才能缓解,戚未晨看出她的想法,轻捏她的下颌,缓缓吻了上去,褚晴略微放松下来,安静的和他交换一个绵长的吻。


  等到两个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时,戚未晨才低声道:“对不起,别生气了好吗?”


  “……我考虑一下吧。”话虽然说得别扭,褚晴的脸颊却是红红的,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了。


  戚未晨浅浅一笑,又给她煮了很多好吃的,把她喂得饱饱的,两个人持续一天的别扭总算烟消云散了。


  不知道戚未晨是怎么跟妈妈沟通的,第二天妈妈并没有再打视频电话来,她静下心来,不抱有任何不好情绪的试着自己听课学习休息,一整天下来竟然跟之前被盯着的时候效率差不多。


  她再次自信起来,兴冲冲的给妈妈打了电话,表示自己有足够的自制力可以应付学习,同时表达了对妈妈不信任自己的不满,理直气壮得好像昨天怀疑人生的不是她一样。


  妈妈也懒得跟她计较,按照戚未晨的叮嘱对她大夸特夸,然后在褚晴心满意足的德行里挂了电话,之后再打来电话,都是关心她的生活,很少再干涉她学习上的事了。


  “你肯定跟我妈说什么了,不然她才忍不住。”褚晴缠住戚未晨,不打算放他起床。、自从确定戚未晨在高中毕业之前不敢对她做什么,她就偶尔会来他屋里睡,戚未晨欢迎的同时也头疼不已,毕竟蛋糕放在橱窗里的时候,或许他不会动什么念头,但都摆在嘴边了,他要克制住吃的想法,还是相当辛苦的。


  比如现在,她胳膊腿都缠在自己身上,他连动都不敢动。


  “快说,你跟我妈说什么了?”褚晴眯起眼睛,浑然不觉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。


  戚未晨耳尖通红,表面上却还在艰难的维持镇定:“我就是告诉她,不要打击你,多给你一点信任。”


  “就这样?”褚晴怀疑的趴在他心口。


  戚未晨低头看过去,恰好看到她垂在自己身上的领口,以及里面一片风光。他愣了一下,忙别开脸,然而已经晚了,褚晴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变化,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
  “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你能不能先下来。”戚未晨艰难道。


  褚晴僵硬的从他身上爬下来,正要溜走时,注意到他紧锁的眉头,突然就有些心软了,吭吭哧哧的开口:“其实我们如果没有这场穿越,现在已经快上大二了。”


  “嗯?”戚未晨还在努力冷静,一时间没听清。


  褚晴嘴唇动了动,小声的说了一句话。


  戚未晨眼中出现明显的怔愣:“你说什么?”


  褚晴的脸红透了,却还是鼓起勇气走上前,重新抱住他道:“我可以帮帮你的。”


  戚未晨:“……”


  十五分钟后,戚未晨小媳妇一样躲在被子里,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。褚晴坐在床边哄他:“这次只是个意外,你就别介意了,要实在觉得丢脸,那咱俩就不提这件事了,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?”


  说着说着,她觉得语气有点像渣男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
  戚未晨默默露出一双眼睛,静静的盯着她看。褚晴咳了一声收住笑:“怎么了?”


  “你在笑我。”戚未晨定定道。


  褚晴忙道:“没笑你,我是在笑自己。”


  戚未晨:“……”


  褚晴觉得自己的话有点不对劲,急忙详细解释了一下自己会笑的原因,说完之后无辜的和他对视:“所以真不是笑你。”


  “真的?”戚未晨蹙眉。


  褚晴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:“真的噗……”


  话都要说完了,没想到最后破了功,一不小心还是笑出声来了,戚未晨幽幽看她一眼,沉默的把自己捂了起来。


  褚晴急忙趴在鼓包上安慰:“我真没笑你,我、我就是觉得你很可爱而已,你平时难道没学过生理常识吗,男生第一次时间都是很短的,你别太介意这个。”


  是了,现在戚未晨自闭的原因不是害羞,而是因为太快。


  ……她当时也没想到,光是做心理建设都用了十分钟,结果刚上手一分钟就结束了,两个人愣了得好一会儿,之后戚未晨就默默把自己藏起来了。


  褚晴回忆完毕,叹了声气继续安慰:“你别想太多了,换个思路,也许是因为你太喜欢我了,所以就有点激动,然后就控制不住……多正常啊对吧。”


  某人因为她的话动了一下,褚晴一看有门,赶紧继续安慰:“我真的不会嘲笑你,我还挺幸福的,因为你在意我喜欢我,才会这个样子,我感激还来不及呢。”


  戚未晨再次露出一双眼睛,沉默半晌后低声问:“真的?”


  “真的。”褚晴这回真不敢笑了。


  戚未晨和她对视片刻,垂眸道:“如果以后一直这样怎么办?”


  褚晴一愣:“啊?”


  “我只会越来越喜欢你在意你,难道以后越来越……快?”戚未晨的耳朵热得都要熟了,眼中难得出现一丝恐慌。


  褚晴讪笑:“应该不会吧,我们都把戚慕阳生出来了,说明身体都没问题。”
“快……也能生。”戚未晨的声音有些艰难。


  褚晴:“……”这就触及到她的知识盲区了。


  两个人沉默许久,她小心提议:“那要不……我们再试试?”


  戚未晨顿了一下,默默点了点头。


  褚晴深吸一口气,一只手搂着被子鼓包,一只手小心的探进被子里,戚未晨的闷哼声在耳边响起,连带着她的耳朵也开始发烧了。


  这个角度不太方便,她调整了几次都不行,正当犹豫要不要绕到另一边时,戚未晨突然一掀被子,把她也捂了进去。


  半个小时后,褚晴呼吸不平的枕在戚未晨怀里,身上的被子早就不知道蹬到什么地方去了,二人都汗津津的,懒散的躺着不动。


  褚晴的胳膊有些发酸,放在旁边一动不动,半晌才小声嘀咕一句:“你这不是没事么,装什么不行。”


  “第一次是真的不行,我当时有点怕。”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戚未晨,虽然耳朵还是持续发红,但已经能坦然说话了。


  褚晴斜了他一眼,红着脸抱怨:“都跟你说了,是正常的,你难道连这点常识都没有?”


  “有。”戚未晨说完沉默一瞬,“但我以为我和别人不一样。”


  ……行吧,估计每个男人都是这么想的。褚晴心里吐槽一句,调整个角度在他怀里很快睡去,戚未晨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,慢慢的也跟着睡着了。


  这天之后,两个人便没怎么提起过这件事,褚晴会稍微注意一点,不让自己再刺激到他,戚未晨也没有再要求她帮自己,两个人的生活里,学习依然占了更大的比例。


 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,疫情终于有所控制,各小区也不再隔离。解封的第二天,爸妈来接人了。


  本以为他们两个要中午才过来,没想到大清早就来了,戚未晨开门时看到二人,明显怔愣一下。


  “未晨是吧,你这么高呐。”妈妈没话找话。


  戚未晨回过神:“叔叔阿姨好,请进。”


  爸妈对视一眼,便不客气的进去了,妈妈一边打量客厅一边道:“我们来接褚晴回家,她人呢?”


  “今天周末没有课,她应该还在睡。”戚未晨恭敬的站在二人旁边。


  爸爸仰头看一眼他的脸,心气有些不顺:“吃什么长大的,竟然这么高。”


  “高了好高了好,男孩子就是长得高点才好看,”妈妈看到家里这么整洁,心中很是满意,也乐于帮他说话,“我看你比视频里要俊些,应该是不上镜。”


  戚未晨礼貌的笑笑。


  褚晴听到外面的动静,打着哈欠就出来了,看到爸爸妈妈后愣住了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
  “解封了,带你回家。”妈妈看到她不修边幅的样子,气就不打一处来,但面对戚未晨的时候,还是尽量克制,“方便我参观一下吗?”


  “当然。”戚未晨知道她担心什么,于是大方同意,顺便跟着讨好未来丈母娘。


  两人把两个卧室都转了一圈,妈妈没在戚未晨房间看到褚晴的东西,也没在褚晴房间看到戚未晨的东西,顿时松一口气,对戚未晨的好感又多了些:“她屋里平时都没这么干净,肯定不是她打扫的吧?”


  “谁说的,我平时也很干净的。”褚晴抗议。


  戚未晨浅笑:“对,她很爱干净。”


  “是爱干净,但是家务活是绝对不碰的,你这段时间费心了。”妈妈太了解褚晴了,自然知道收拾这么细致,不可能是她的手笔。


  戚未晨这回没有再反驳,算是默认了她的说法。


  褚晴怕老妈再把自己别的缺点抖搂出来,赶紧跑到二人中间打断:“要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吗?”


  “你怎么不等我们回家之后再介绍啊,”妈妈斜她一眼,扭头看向戚未晨,“那就这样吧,我们先把她接过去了。”


  “好的阿姨。”戚未晨自然不敢拒绝。


  倒是褚晴有点不舍:“现在就走啊,也太突然了吧?”


  “突然个屁!你都在这里待俩月了!”妈妈一对上她,态度就恶劣了。


  爸爸有些不满:“不要这么说我们家小公主。”


  “就是就是。”褚晴立刻附和。


  妈妈冷笑一声:“小公主?你把自己当皇上了?信不信我把你们赶出去,让你们当大要饭的小要饭的?”


  父女俩顿时不敢吭声了,妈妈拍板把人带走,戚未晨一路送到楼下。褚晴有些舍不得的看着他,哼哼唧唧道:“我会经常来找你的。”


  “现在还不是乱跑的时候。”戚未晨温声道。


  褚晴撇嘴,妈妈斜了她一眼,抬头对戚未晨道:“平时没事的话就来家里吃饭,也顺便教教她学习。”


  “好的,谢谢阿姨。”戚未晨礼貌道。


  众人又聊了几句,褚晴一家三口就上车了。车朝着小区外开时,褚晴趴在靠背上往外看,看到戚未晨的身影越来越小后,忧愁的叹了声气。


  “都让他来家里了,你还叹什么气?”妈妈嗤了一声。


  爸爸立刻不满的接话:“闺女还小,你现在就让他上门,让外人知道了算怎么回事。”


  “现在这种时候,串门的都少,你不说我不说,还能有谁知道,”妈妈不当回事,“再说了,那也是为了辅导咱闺女学习,人家可是年级第一,你去哪找这么好的家教去。”


  “就是就是。”褚晴附和。


  爸爸冷笑一声:“没多久就要高考了,闺女都混三年了,就算有年级第一辅导,又能进步多少,还不是得上专科?”


  “爸,我可是要上A大的!”褚晴不满。


  刚要帮她说话的妈妈噎了一下,一脸无语的看向她:“你吹牛能不能挑个简单的吹,老娘可没能耐把你送进那个学校。”


  “我自己能考!”褚晴不服气。


  爸妈对视一眼,觉得她疯了。褚晴知道跟他们讲不通,气鼓鼓的低头给戚未晨发消息告状。


  有妈妈撑腰,戚未晨第二天就上门了,乖巧的陪褚晴上一天的网课,又主动帮妈妈打扫,这下不仅妈妈更喜欢他,就连爸爸也挑不出毛病了,反而因为他能跟自己聊上几句喜欢的茶叶,也开始对他有了好脸。


  开学似乎遥遥无期,戚未晨解决了自主招生的事情后,就每天陪着她上网课,在褚家的地位一路飙升,在两只鸡腿被妈妈分给他一个后,褚晴终于有了危机感:“你是不是来得太勤了?”


  “不行吗?”戚未晨看向她。


  褚晴还没回答,爸爸先开口了:“这有什么不行的,家里又不缺你一口吃的,赶紧吃完,让你尝尝我这次新到的茶叶。”


  “就是,多吃点。”妈妈说着,又给他夹了些菜。


  褚晴撇了撇嘴,直到戚未晨把碗里的鸡腿给她,她才算高兴起来。


  天气在不知不觉中暖和起来,一直到了四月,他们总算迎来了开学,这个时候距离高考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,开学第一天就迎来一场模拟考,以检验居家隔离时的网课效果。


  为了和家长配合好最后一个多月,考试之后学校就紧锣密鼓的召开家长会,等到召开的时候,成绩也出来了。


  褚晴拿着成绩单,有些不敢置信:“我我这次班里第二?就在你后面?确定吗?!这可不是戚慕阳那个时候,咱班里八十多个人呢!”


  “你没看错,很棒,但是要继续努力。”戚未晨温柔道。


  褚晴都要开心疯了,恰好看到妈妈往教室这边走,当即欢呼着冲了过去。


  妈妈吓了一跳:“怎么了,高兴成这样。”


  “妈,你猜我这回考多少。”褚晴一脸激动。


  妈妈了然:“进步了啊,你最近这么努力,进步是肯定的,别飘,争取稳住上个本科,吓死你爸爸。”


  “呸,本科配不上我,我是要上A大的!”褚晴说完,一脸得意的把成绩单递给她。


  妈妈笑着接了过来,看到成绩单上的分数后沉默了,褚晴笑得眼睛弯弯:“怎么样,643,等我再努力一个月,肯定能考上。”


  妈妈脸上却没有笑容,半晌干巴巴的看向她:“闺女,咱就算再急于求成,也不能作弊呀。”


  褚晴:“?”


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