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仙小说
繁体版

115

  115:


  其实以曲今昔的酒量, 不至于喝这么一点红酒就醉,但她以小章鱼的形态掉入酒杯,八条小触手上所有吸盘被动吸入红酒, 全身泡在酒里面, 这一刺激,不醉也醉了。
现场有媒体工作人员开着直播, 不过沈听避开后,工作人员也不敢追着他一直拍。直播里的观众因为没有见到曲今昔, 大部分有些失望, 好在有个沈听, 纷纷发弹幕说想看沈听。


  负责直播的工作人员一咬牙,想着哪怕悄悄拍一下沈听, 让他出个镜,也可以抚慰一下这些网友, 正好看到有人找沈听,忙不迭的在后面跟上。


  于是,沈听怀抱一个女孩的画面成功入了镜, 上百万在线观众均看到这一幕。


  !!!
很多人没有反应过来,还有一部分人禀着吃瓜的心理, 瞬间兴奋,这可是沈听, 平时难得看到有关他的绯闻, 遂看得津津有味。


  因为看不到沈听怀中女孩的脸, 网友们发弹幕催促工作人员:
“近一点近一点!”
“我们要看那个女孩是谁!是谁抱着沈听!”
“关键沈听搂得好紧, 生怕她摔了似地, 他们之间绝对有猫腻。”
“到底是谁,小姐姐你想办法凑近一点行不行, 不行的话换一个经验老道的呀。”
……


  工作人员和网友们一样激动,应他们的要求找了位置更前一些,距离近了,因此,当女孩那声软软的“爸爸”一出,不仅周围现场的人听到一脸懵,直播间的弹幕也在一瞬间消失。


  ――那是观众们震惊得没时间发弹幕,手里拿着东西的,更是直接掉地上了。


  工作人员激动得后背冒出汗意,兴奋得脸蛋通红,顾不上弹幕那些攻击她速度慢角度找不到好的人。
太劲爆了!


  她拼命想办法去拍女孩的脸,反正大家都举着手机拍,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会因此得罪沈听。


  弹幕卡了几秒后,疯狂暴涌:
“我的天,我听到了什么!”
“谁喊谁爸爸?”
“沈听当爹了?”
“会不会喝醉认错人了。”


  “沈听搂着人的动作很温柔,而且他没有推开怀里的人,说明那个女孩对他来说很重要。”
“现在爸爸可是代表好几种意思,有些情侣之间也是称爸爸的……呜呜呜呜我男神谈恋爱了?”
“啊啊啊啊啊那女的到底是谁。”
……


  无数人最想知道的喊沈听叫爸爸的到底是谁,想要看清她的庐山真面目。但看沈听的动作,似乎是在护着怀中人不被看到,奈何怀里的人并不领情,一个劲儿蹭啊蹭,最后不负众望终于把自己蹭进了镜头。


  沈听:“……”


  工作人员手一抖,差点把直播用的手机给抖掉。


  “word妈!曲今昔!居然是曲今昔!!!”
“wysl。”
“好大一口瓜,真甜。”
“我觉得大家冷静一点,曲今昔看起来像是醉了,醉了的人说话不算数的。”


  “虽然觉得这两人看起来很登对,但我总觉得他们不可能是一对。喝醉的人什么胡话都会说,而且沈听是曲今昔的老板,曲今昔喝醉出现失误,作为老板,沈听帮忙理所当然。这只能说明沈听人好,他们之间比较熟,不能说明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。(是的,我就是不相信他们在一起)”


  “你们吃瓜我舔屏,这两人一个帅一个美,神仙颜值!”
……


  似乎知道自己的行为惹来了麻烦,曲今昔突然老实下来,乖乖趴在沈听怀里一动不动。


  无论网上现在热议成什么,庆功会要继续,曲今昔的突然出现,一脸醉醺醺模样,得想办法做出合理解释。


  必须堵住媒体的嘴。


  沈听脑内快速闪过好几种办法,均行不通――无法解释曲今昔既然出现在庆功会上,刚开始为什么没出现。现在冒出来,还一副醉态模样,这又是为什么?


  最好的办法是让曲今昔清醒,她自己做出解释。


  沈听竖起三根手指,朝曲今昔道:“这是几?”
他需要判断曲今昔现在醉得有多厉害。


  曲今昔目光往他手上一瞄,没有说是手爪爪,反而乖乖道:“三。”
沈听微微放松,看来不是醉得很厉害,至少还有“清醒”的意识。


  于是――
他在曲今昔腰上故意加重几分力道掐了一下,曲今昔吃痛,清醒几分,听到沈听的声音响在耳畔:“告诉大家你有事被绊住所以晚到,因为太渴想喝水,结果拿错了酒,你对红酒有些过敏。”


  沈听的语速非常快。
时间紧,周围往这边看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曲今昔看起来正常一些。


  曲今昔眼前天旋地转,但她将沈听的话听进去了,朝沈听乖巧一笑:“好的哦。”


  这一笑,瞬间笑到沈听心坎上。
也就只有喝醉的时候最乖,沈听抑制住想把人立刻抱走不让别人看到的冲动。


  放开搭在曲今昔腰上的手,见她站得笔直,身上的衣服除了有点乱之外,没有任何不妥。
不由庆幸地想:幸好变身之前换好了衣服。


  “这不是曲老师吗。”主办方的主持人匆匆赶过来,既然曲今昔来了,少不了得请她去台上讲话。


  曲今昔牢记刚才沈听说的话。


  笔直站定的她表面上除了脸颊有些不正常的泛红外,其他看起来不像醉酒的模样,花仙子的礼服和搭配的贵气饰品,让人眼前一亮,惊艳不已。


  曲今昔剩下的那点清醒意识告诉自己,不能搞砸,得好好解释,不能引起麻烦。


  “不好意思,来的路上车出了点问题,所以来晚了。刚才又不小心喝了点红酒,我对红酒过敏,有些晕,幸好沈老师救了我。”


  说完后,曲今昔细细想了想,确定自己是按照沈听所教说的,没有遗漏,方才放心。
至于那声“爸爸”,沈听没有提,她完全忘了。


  殊存的那点清醒让曲今昔觉得自己再待下去肯定要出大事,把场面话和怎么出现的情况圆下来后,她立刻表现出过敏的不适,要马上离开。


  主持人见她是真的不太对劲,场面话张口便来,令气氛地不那么怪异,恰好主办方的负责人也走了过来,当即让两位女性工作人员带曲今昔离开现场。


  秦桑找了个机会跟上去。
有秦桑跟着,沈听放心不少。


  “曲老师,需要给您的助理打电话吗?”一位工作人员询问――助理应该会跟着艺人一起进场,不过也有艺人不喜欢助理跟着,这个时候艺人退席,她自己没办法联系助理时,工作人员会帮忙联系。


  “不用。”曲今昔挣脱她们的搀扶,“谢谢你们,我没事,我可以自己走过去,你们去忙吧,不用管我。”
两名工作人员为难,但见曲今昔坚持要让她们离开,只好转身走了。


  曲今昔站在原地,水雾般的眸子透着迷茫,她左看右看觉得不对劲,沈听居然把她丢了!
她忿忿地摸自己身上,企图拿出手机找人,她要找那个老男人,怎么可以把她扔到陌生的地方,太不像话了。


  结果摸了个空。
手机呢。
曲今昔急了,没有手机她怎么找沈听,她还要回家,身上也没钱打车。


  醉酒时脑子里的想法会不停变化,想一出是一出,曲今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。


  幸好这个时候秦桑及时赶到,看到曲今昔,秦助理也是松了口气,他全程和沈听一样,一颗心一直高悬。


  “曲小姐,我们先到车上去。”


  “桑桑!”曲今昔见到熟人,一把拉住秦桑,把脸鼓成小包子,气呼呼道,“你老板沈听他抢了我手机!还把我扔到这怪模怪样的地方……”
说着说着,记起自己栽进酒里,忿忿不平地补充:“还把我塞酒里面,他太过分了!”


  秦桑:“……”
替自家先生默哀一分钟。


  “好好好。”秦桑知道和醉酒的人不能讲道理,他一律点头,“都是先生的错,先生会检讨的。”


  曲今昔扑哧笑出声,随后露出得意的小表情,指着他神秘兮兮道:“你说沈听坏话,我记住了,等我见到沈听,我要告状。”


  秦桑:“…………”
最后,他连拖带拉的把曲今昔哄上了车。


  *


  沈听找了借口准备离开,却被何照给拉住。


  “我刚听说曲今昔来了又走了,怎么回事?”何照表情有些怪,“我还听说,她叫你爸爸来着?”


  作为一位金牌导演,何照并不是八卦的人,可太多人在他耳边嘀咕沈听和曲今昔的事,说得有鼻子有眼,偏偏他没有亲眼见到。


  并且,他有事找曲今昔,人突然来了又离开,总得找个人问问,这个人选自然沈听最合适。


  “……”沈听解释,“她喝醉了胡喊的。”


  何照看着他,“哦”了一声,转而道:“那你帮我转告她,上面找我拍一部贺岁片,讲国粹的,不过片酬低,你问她愿不愿意来试试。”


  贺岁片,还是讲国粹,宏扬国内文化,这种影片会在大年初一上映,提前就要准备,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机会。


  何照打算找曲今昔,不仅是对曲今昔演技的肯定,同时也是对她这个人的肯定。


  沈听神色未变:“您大可以去找她的经纪人。”
何大导演一句话怼了回来:“你是她老板,找你不更合适?”


  “……”
沈听没话说了。


  何照说完就走,沈听站在原地,将杯里最后一口酒喝完――如果她在现场听到何照地邀请,只怕已经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
  放下酒杯,沈听退场。


  “桐哥,沈老师和曲老师都走了。”助理打探一圈,对着坐在角落一脸生人勿近的喻桐道。
喻桐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。


  不久前有位女艺人过来和他说话,想挨近一点,让直播的工作人员将镜头扫过来,这种不留痕迹地蹭热度,搁在以往,喻桐会比较绅士。


  但刚才他直接用冷脸赶走了那位名气不如他的女艺人。


  《谋妆》上映爆了后,谢长汐是影片中最让人心疼的一个角色,曲今昔演得好,网上议论最多,而饰演皇帝的喻桐就渣得有点不是人了。


  偏偏皇帝又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,儿时的经历让他长成阴狠腹黑的性子,羽翼未丰时可以做小伏低,当一个傀儡皇帝。羽翼渐满后野心初露,向所有人下铡刀,狠得让人心痒痒。


  结果他唯一的那一点真心给了谢长汐。


  喻桐饰演的皇帝让人又恨又爱,网上评论褒贬不一,热度也很高。凭借皇帝一角,喻桐人气再次上涨,他的公司主打捧他,想把他打造成下一个沈听。


  人一红,蹭热度的人自然而然增多,来参加庆功会的艺人,发现主创团队中沈听和曲今昔都不在,剩下的喻桐显而易见成了香饽饽。


  有心思的均会过来想办法合个影,谈两句话,一副是好朋友的画面。
到时候这些画面出现在直播里,以喻桐现在的热度,怎么着也能带动一点自己的人气。


  结果喻桐毫不犹豫用冷脸将这些试图蹭热度的艺人赶走,要是被有心人发到网上,没头没脑,指不定会说他耍大牌。


  助理不敢劝他,知道劝也没用。


  “桐哥,你知道刚才曲今昔怎么喊的沈老师吗。”助理想哄喻桐心情好一点,便主动说听到的消息。
“爸爸!”


  “……”喻桐无语,“别叫我爹,年已经过了,红包也给你包了。”


  “不是我叫你爸爸。”助理尴尬地挠了挠脑袋,“我的意思是,曲老师刚才叫沈老师爸爸,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。”


  喻桐眼神移过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
  “真的!”助理以为喻桐不相信,事实上他没有亲眼看到亲耳听到,只是别听人说时也不信的。


  就算曲今昔和沈听两人在一起――这还是助理自己从喻桐的反应中悄悄猜出来的。
两人没有官宣,情侣之间的爱称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公共场合中暴露出来,直到……


  “已经上热搜了。”助理用自己的手机点开微博,微博热搜第一的词条:沈听曲今昔


  有手快的人从直播里截图曲今昔和沈听抱在一起的画面,还有一小段剪辑过的视频,只有几秒时间:曲今昔抱着沈听不放,后者紧紧揽住她,动作小心呵护,之后就是一声无法作假的爸爸。


  “就是曲老师喊的,验证过了,没有问题。”


  喻桐盯着小视频连看好几遍,再点开评论,短时间内这条营销号的评论已经过了三万。


  “哈哈哈哈哈你们都在磕这对CP,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沈听被喊爸爸很搞笑吗。”
“我才磕他们俩的师兄妹CP,转眼就变成真的了???”
“坐等官宣,没有官宣其他一概不认,免得打脸。”


  “两位正主没有回应,一般不回应的都是心里有鬼,我觉得这两人肯定在一起了。”
“去年曲今昔骚扰沈听被全网骂,今年两人就在一起,中间发生了什么?好奇死了。”
“楼上,听你这么一说,突然觉得好甜,这是死对头转化成甜美爱情的过程呀。”
……


  评论里大部分觉得沈听和曲今昔相配,郎才女貌,同一个公司,其中一个还是另一个的老板,想想就觉得这狗粮够足。


  有一条热门评论――
“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沈听万一真是曲今昔干爹呢?所以叫爸爸没毛病呀。”


  这条评论下面有几千条回复。


  喻桐鬼使神差地点进回复,回复全是哈哈哈,均认为这位网友说的话太过沙雕,偏偏又有一丁点的道理,万一真是认干爹呢?
谁说年轻点就不能当干爹了。


  看了几分钟评论,喻桐把手机还给助理,过没什么情绪道:“以后他们俩的事不用再特意告诉我。”


  *


  伍立秋和古乐乐没去庆功会,前者忙,没时间看直播。


  古乐乐是曲今昔的助理,只负责照顾曲今昔,曲今昔被沈听带去庆功会,她自然放假,一溜烟回家,到点蹲直播。


  然而中途古乐乐因为没在直播里看到沈听,看得有些无趣,便开始刷手机,就这么成功错过最精彩的一幕。


  等她再转到直播上,发现弹幕都在刷曲今昔和沈听,顿觉不妙。偏偏她没看到具体情况,急得不行。


  没过多久,热搜就出现了――凭借曲今昔和沈听两人现在的热度,网友们分分钟将他们送上热搜第一。


  古乐乐吓得硬是从沙发上滚了下去,忙不迭给她小姨打电话,把这件事报告给伍立秋。


  足足过了一分钟,就在古乐乐以为她小姨要大发脾气时,听筒里传来伍立秋疑惑的语气道:“原来这两人私底下这么称呼对方的。”


  古乐乐:“……”
她竟不知道小姨居然还有这么八卦的时候。


  “这有什么呀,我还管我前男友叫过儿子呢。”对爸爸这个称呼古乐乐没有任何想法,现在的情侣互相起昵称各种花样,叫爸爸根本不算什么。


  伍立秋懒得理会年轻人的这些弯弯绕绕,她得紧急联系朱莉,看看这事儿怎么办才能完美收场。


  转头和朱莉联系上,这位经纪人正发愁呢,最后道:“以我对他的了解,指不定会借这件事官宣。”


  这也是伍立秋的想法,两人都带过沈听,对他有一定了解,想了想,伍立秋道:“让宣传部门做好准备,你联系沈听,探探他的想法。”


  大部分娱乐公司都有规定,旗下艺人不能谈恋爱,就算谈了,也不能公开。
S&T由沈听创立,他是最大股东,老板想公开自己的恋情,没人能够阻挡。
至于公开后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,需要宣传团队来搞定了。


  相关工作人员忙得脚不沾地,吃瓜网友热情高涨,到处抠瓜,拼了命地找曲今昔和沈听之间的同框。


  网友扒糖的力量是无穷的,没过多久,当初在《谋妆》剧组,曲今昔吊威亚摔伤脚,第一时间由沈听横抱起来,有人拍了照片,那会儿没敢发出去。
现在终于有机会发出去。


  网友们看到,一致认为这就是锤。
又有人跳出来反驳,同剧组的演员,一位演员受伤,另一位演员帮忙再正常不过,算不上锤。


  好吧,为了让这些人死心,扒糖的人又扒出一张照片――
飞机上,曲今昔和宿向笛坐在一起,而坐在曲今昔前面的男人,不是沈听又是谁?


  在飞机上偶遇他们的那位姑娘,后来将拍到的照片发到微博,包括她的朋友也发了,然而发出去后无人问津,两人没当回事。


  不想过了这么久居然被网友扒出来。


  明明曲今昔和宿向笛坐在一起,沈听坐前面,大家选择性地忽视了宿向笛的存在。根据时间推算,当时沈听在机场推着一个粉色行李箱被粉丝认出,后来上了热搜。


  那会儿大家纷纷猜测粉色行李箱是谁的,没猜出个所以然。
现在有答案了。


  “卧槽,不扒还好,一扒居然这么多同框的画面!”
“这几张图可以充分说明,沈听推的粉色行李箱就是曲今昔的,所以……他们住在一起了吗。”
“我觉得这是实锤,要是之后澄清说没在一起,那可太过分了。”
“我男神有人了,还是曲今昔,想想就好心痛。偏偏他俩都长这么好看,我一时不知道该嫉妒谁。”
……


  热议中心的当事人之一这会儿在车上呼呼大睡,回到公寓还是由沈听抱着上去的。
一直睡到凌晨,曲今昔醒了――饿醒的。


  她迷迷瞪瞪睁开眼睛,感觉腰上有东西压着,她动了动。
下一秒,眼前亮了起来。


  “醒了?”沈听按开了灯。
曲今昔愣愣点头。


  “头疼不疼?”
“有点。”曲今昔罢工的大脑重启,沈听翻身下床,不一会儿端来一杯温水,她嗓子正渴得冒烟,捧着杯子咕嘟咕嘟一口喝完。


  “饿吗?”
曲今昔继续点头。


  又过几分钟,沈听端了一碗香喷喷的面进来,待吃饱喝足,曲今昔脑子彻底清醒,记忆复苏。


  天……
她都干了些什么。


  “我……”话没出口,沈听掩唇打了个呵欠,“有什么事睡醒明天再说。”
关灯,把人往枕头上一拉,曲今昔被迫躺了下去,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搭在她腰上。


  黑暗中,曲今昔脸有些红,想把那只大手挪开,迟迟没动手。


  刚醒过来又吃又喝,现在哪里睡得着,想起沈听脸上的困倦,以及……曲今昔悄悄拽了拽身上的睡衣。
衣服、妆容多半是沈听帮她换的。


  想着想着,曲今昔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
  清晨,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,昏暗的室内渐渐变得明亮,曲今昔动了动,旋即睁开眼。


  她醒了,沈听还没醒,曲今昔不好动得太厉害,怕吵醒他。
这是她第一次醒过来时,沈听还没醒――以及都是沈听先醒。


  在剧组同吃同睡,回到家也是这样,曲今昔发现自己居然已经习惯和沈听同床共枕。


  不知想到什么,女孩雪白的面孔悄悄爬上红霞,她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,企图离开男人清晨苏醒的身体远一点。


  没成功。
一只大手扣住她的腰,堵住了她的后路。
沈听醒了。


  “早安。”曲今昔抬起爪爪,笑容怎么看怎么透着心虚。
沈听放开她坐起来,瞄了她一眼,翻身下床。


  想着昨晚半夜醒来沈听伺候自己,曲今昔也跟着下床,小媳妇似的:“我去做早餐。”
沈听由她。


  曲今昔以最快的速度做了两个三明治,再温了两杯牛奶,等做好端上餐桌,看到沈听拿着手机捣鼓什么,手边摆放着两个红色小本本。


  定睛一看,那不是结婚证吗。


  曲今昔心突突狂跳:“大清早的,您把结婚证拿出来干嘛?您……同意离婚了?”


  之前她一直想离婚,他不肯,现在却愿意了,是因为昨天在庆功会上的事?
可她醉了……这不受控制啊。


  曲今昔一颗心剖成两半,一半在油锅里煎,一半沸水锅里烫,哪一半都不好受。


  沈听按下微博发送键,旋即抬头,正好看到曲今昔皱成一团的脸。
搁在之前,他会故意逗一逗,现在基本摸清这丫头的脑回路,沈听往后一靠,声音慵懒:“我说过,这婚不可能离,你别想了。”


  看着她瞬间舒缓下来的脸,沈听唇角一勾,眼中笑意顿生。


  “我把它放在我房间的,你怎么找到的?”曲今昔完全没有察觉自己语气中的雀跃。
沈听:“我是不是应该表扬你,你把结婚证塞角落里生灰。”


  曲今昔觉得他连结婚证放哪都要管很不可思议:“平时又用不到,放角落很正常啊,难道我要把它供起来不成。”


  沈听:“……”
忍住。


  昨晚他找了半天结婚证,她又睡得香,舍不得把她喊醒,硬是将小卧室翻了个底儿朝天,终于在柜子的边角处找到了它。


  “那你找出来要做什么?”某个直觉迫使曲今昔追问下去。
沈听答得很敷衍:“随便看看。”
他放下手机,开始吃早餐。


  曲今昔觉得不对劲,扔下自己那份早餐,到处找自己的手机,最后在楼上卧室找到。
微信显示很多小红点,她没有管,在心里做了点预设后,点开微博。
一排红色小数点,远远高于微信。
私信评论转发新增粉丝,数量不断上涨,曲今昔看到了昨天的热搜,现在已经掉到第三名。


  细看一圈,没有发现关于结婚的词条,轻吁一口气,看来她想多了,沈听只是把结婚证拿出来而已。


  恰在这时,手机屏幕上方滑下一条古乐乐发过来的新消息,一长排感天动地的感叹号。
接着是一张截图。


  曲今昔立刻点开图片,所有内容尽皆呈现在她眼中,令她的瞳孔不受控制地收缩。


  图片内容是沈听不久前转发的一条微博,并附上文字和图片。


  一位网友评论:曲今昔居然是沈听的女儿?今年最不可思议的事!
沈听转发:【谢谢,我没有这么大的女儿。】
附上两张结婚证的照片,一张正面,一张打开,曲今昔和沈听的名字排在一起。


  粉丝们疯了。


  本来大家焦灼地等着官宣,谈恋爱嘛,没什么。
然而万万没想到,等来的不是谈恋爱的官宣,而是结婚证!


  结婚证啊!


  古乐乐激动地发语音:“昔昔,沈总太帅了!我要粉他!!!”


  曲今昔连忙退出微信,点开沈听的微博,怔怔地看着最新一条转发内容,发出去不过十多分钟,已经一万+评论。


  她几乎是眼睁睁看着#沈听曲今昔结婚了#的词条冲到热搜榜第一,再然后,后面跟了个火热的“爆”字。


  手机因为频繁震动变得滚烫。
犹如此刻她的心跳。


  沈听把结婚证发到网上,让全球都可以看到,他的粉丝也会知道爱豆已经结婚,结婚对象是她。
他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
  那些曲今昔不敢相信或者说不愿意相信的答案,如今似乎有了定论。


  楼下


  沈听慢条斯理吃完自己的早餐,无视微信上发来的所有信息,悠闲地等着楼上的人下来问他。
半个小时后,楼梯传来声音,沈听看书的动作微顿,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。


  “那个……”曲今昔挪过来,手指搅动睡衣角,“发微博的事,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。”


  沈听放下书,眸光上抬:“商量什么?”
曲今昔:“你这样发出去,不就等于官宣,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结婚了,那……”


  “我们是不是结婚了?”沈听打断她。


  曲今昔词穷,只好点头。


  “你当着庆功会众人,以及直播中的百万观众,公然抱着我喊我爸爸,为了澄清这件事,我这么做有问题吗?”
说到庆功会曲今昔就心虚,默默摇了头。


  沈听忍住笑,推了推鼻梁上的假眼镜:“吃早餐,吃完去公司。”
曲今昔乖乖坐下,端起牛奶喝了一口,看一眼沈听,欲言又止。


  沈听将书翻了新一页,随口道:“何导今年有部宏扬国粹的贺岁片,想让你去,去吗?”


  曲今昔眼睛一亮,想也不想地点头。
话题中止。


  最终因为不好意思,她没有就微博的事再问什么。
随后和沈听一起到达公司。


  于沈听来说,官宣的好处之一,可以正大光明和曲今昔同进同出。


  一进公司:
“沈总,曲老……老板娘好!”


  噗――
曲今昔被这个称呼差点呛到。


  不仅公司的人对她有了明显变化,待重回《竹生物语》剧组,剧组工作人员看她的眼神也有了变化。


  以前认为她和沈听不太可能会结婚――娱乐圈里谈恋爱分分合合再正常不过。
哪承想两人连证都扯了,人家在剧组住一起,不叫同居,那叫夫妻合法居住!


  这天,宿向笛找到机会往曲今昔手里塞了个礼盒:“结婚礼物。”


  沈听发完微博后,宿向笛便知道自己彻底没了机会,他的一切奢望都不可能了。
难过之余又替曲今昔高兴,原来沈听真的和她结了婚。
――他总觉得曲今昔说她结婚是假的。


  曲今昔:“……”


  宿向笛送的礼物并不贵重,是一本影集,里面的照片是曲今昔和沈听为数不多的同框合影。
其实他俩并没有特意站在一起合影,多数是被别人拍到,以及粉丝整理出来的剧照。


  有一张图片是宿向笛自己偷拍的,曲今昔和一位长辈演员聊戏时,当时他想偷拍曲今昔,没想到沈听入了镜。


  全程沈听的目光落在曲今昔身上,他的目光很轻很淡,似乎除了曲今昔,其他人均入不了他的眼。


  宿向笛翻照片做影集时忽然看到这一张,看了许久,随后释然地笑了笑,把这张照片打印出来。
……


  “在看什么。”洗漱完,见曲今昔没有看剧本,而是在看一本影集,沈听不动声色地询问。
――经由古乐乐所说,这个影集是宿向笛给她的。


  “看照片。”灯光下的女孩有些羞涩地笑了笑,“笛子送给我的……结婚礼物。”


  沈听:“我看看。”
曲今昔大方分享,没注意到老男人因为她这个动作眼角眉梢都舒缓起来。


  翻到某一页,男人修长的手指忽然按住,指着一张照片道:“这张居然也能找到。”


  他指的这张照片是一张远景,沈听在台上,曲今昔在台下,也不知道粉丝怎么扒出来的,宿向笛把它塞进了影集。


  曲今昔对这张照片毫无印象,连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。


  “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你。”沈听想了想,说,“爷爷让我娶你,给我看过你的照片,所以在人群中认出了你。”


  那时沈老爷子已经发现曲今昔,知道她生活艰苦,但没有贸然找上曲今昔,而是开始盘算,决定让沈听娶她。


  等沈听答应娶,沈老爷子才找的曲今昔。


  沈听想,那时他对曲今昔是漠然的,哪怕知道要娶的人是她,唯一的想法是希望她能安分守己一些,听话一点,如此,娶她便没什么。


  曲今昔抿了抿唇。


  或许是沈听语气中的温柔,又或许是其他什么,曲今昔忽然合上影集,五指攥紧,把心一横:“沈听,我不是曲今昔。”


  顿了顿,觉得这话有歧义,她自己的名字也叫曲今昔,连忙补充:“我的意思是,我不是原来的曲今昔,我是……穿越过来的。”


  终于将最大的秘密抖出来,曲今昔全身紧绷,视线死死盯着沈听,不放过他任何反应。


  沈听没什么反应,别说震惊,连眼波都没动一下,只是看着她,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深。
这下反倒让曲今昔愣住。


  “你、你不信?我真的……我没有撒谎,也没有……”她急了。
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沈听笑着打断她。
“江大师告诉你的?”


  沈听摇头。
“那……”


  “曲今昔。”沈听伸手在女孩脸上掐了一记,有些恨铁不成钢,“你当我是傻子吗,一个人的性格突然变化,是不是原来的那一个,我会察觉不出来?”


  这一次,曲今昔结结实实呆住,好半天反应不过来。
沈听早就知道她不是原来的曲今昔了?


  “你……”曲今昔心乱如麻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
  沈听取下眼镜,掐了下眉心:“不早了,明天戏份重,睡吧。”
说着关了灯,一把拉下曲今昔,大掌依旧搭在女孩纤细的腰身上,不给她逃离的机会。


  黑暗中,曲今昔回想过去种种,咬了咬唇,轻声道:“沈听,你真的喜欢我吗?”


  几秒后――
“叫声老公听听。”


  曲今昔往被子里一缩,捂住发烫的脸,决定不问了。


  (正文完)


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