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仙小说
繁体版

世纪婚礼(1)

  那场求婚最终以直播的形式呈现在大众面前。
其实最初, 无人机拍摄的画面并未打算公开,只是在林洛桑演唱会的纪录片中,结尾处她和工作人员一起吃火锅, 而当她抬起手跟大家碰杯时,无名指上似乎有个闪烁的东西。
熟悉她的粉丝立刻扒出来――这并不是她之前的婚戒,且直到演唱会之前,她手上的这一枚都没得到过任何曝光。


  戒指的画面一闪而过,却比视频中央的任何事物都要更加惹眼,艺人越神秘大家就越好奇,网友和粉丝都纷纷对她手指上这个新鲜小物产生了兴趣。
正当大家凭借一张小糊图猜测戒指究竟是何品牌,并把这事儿讨论到了上升热点时, 手中有存货的罗讯决定为大家答疑解惑,开了个直播,主题只有一个捂住嘴唇嘘声的表情。
懂的人当然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,并且摁下了录屏按钮。


  就这样,虽然当天晚上的直播只有十来分钟, 但吃瓜群众凭借密集的资源网一传十十传百, 消息很快扩散开来, 那场直播顺利快速跻身直播排行第一名。
罗讯一边悠闲地吃着薯片, 一边给大家播完了裴寒舟二度求婚的视频资料。
直播间被疯狂刷满礼物,即使大家都知道自己看的是看的是延迟了许久的直播,但仍旧忍不住将“怎么办我得糖尿病了”刷满整个屏幕。


  罗讯本来正在喝珍珠奶茶, 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, 刚回完女朋友消息,抬头就看到一连串的糖尿病, 嚼珍珠的动作瞬间僵在当下:“……”
口中的丝滑的感受也顿时变得索然无味,他思忖几秒, 这才默默将手里的奶茶放了下来,薯片扔进垃圾桶,继续看着电脑中无人机捕捉下的画面。确实,已经够甜了。
再喝奶茶,甜度就超标了。


  ……


  林洛桑忙完一堆琐事,又跟大家开了庆功宴,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五点了,身体在这会儿合理地感受到疲乏,但大脑却还清明亢奋得不像话。
庆功宴是晚上十点多开的,录了个干杯镜头就传给剪辑人员了,前面的部分也早就提前剪完审好了。按理来说,工作室应该已经将完整的《胶囊列车・林洛桑巡回演唱会全纪录》传到了微博上。


  打开微博,岳辉果然将一切都安排完毕,工作室在十点半的时候进行了视频的发送。
以往工作室的视频一般都是一到两万评论,偶尔特别好玩的会有两万多,结果这次居然是四开头,直逼五万。


  ……怎么这么多评论?
而且就在她停顿和思索的空当中,再点开评论区,数据又涨了一千条。


  前排铁粉的评论都在她意料之中,都是些发自肺腑的彩虹屁,譬如“太精彩了,宝贝注意休息!”或者是“等待三年,林洛桑果然从来不让我失望”,也有很多恭喜首场演唱会顺利收官的评论。
但再往下多刷一点,主题好像就变了:
【来晚了,请问是直接流下七彩水晶玛丽苏珍珠琉璃泪吗?】
【挺好的,柠檬美容养颜抗氧化,还美白,就是有点酸,吃到面目扭曲.jpg】
【虽然但是,我找了一晚上还是没找到这是哪款戒指,难道不是近年的款式吗?】
【想什么呢楼上的朋友,那么大的鸽子蛋,还是裴寒舟跟老婆正式求婚用的东西,能是直接买的?搜不到正常啊,人家那是定制的!能搜到才不正常!】
【朋友是珠宝行业的,据说戒指由尚美巴黎操刀,因为林洛桑喜欢这个牌子。无数个王牌设计师费尽心血出了贼多稿,耗时三年,废了N多个版,做出来又花了很久,真・无法估量的求婚,无论是价值价格还是心意都完全不能计算。】
【所以其实这场求婚很久之前就在筹划了吗?救命我又在哭,我的眼泪不值钱。】


  林洛桑看到这儿才终于理出了些头绪,转头问正在脱外套的男人:“你把求婚视频公布出来了啊?”


  “我?”裴寒舟侧了侧头,似是略作思索,这才道,“没有。”


  她眨眨眼:“没有吗?可我看评论区很多人都知情的样子。”


  听她说完,裴寒舟这才缓缓道:“罗讯问我能不能发,我说可以。”


  她“啊”了声,趴在床上打了个呵欠,含混不清地定义着:“那也算是你发的。”


  “不一样。”
男人娓娓道来,“罗讯发的话,显得低调一些。”


  林洛桑从来没想到“低调”二字居然会从这男人嘴里说出来,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,有些费解地瞧着他。


  裴寒舟对上她的视线:“怎么,你不是喜欢低调?”


  “低不低调都还好,我不是很介意这方面,只是――”


  林洛桑抿了抿唇,将“在舟官博”连续三条的求婚相关转发展示给男人看:
“你指的低调……是这种吗?”


  裴寒舟:“……”


  在舟的官博不仅转发了三条求婚的微博,甚至还带了三个热搜词条,说来也是奇怪,看热度应该只有#裴寒舟林洛桑#在热搜第一,但其后面居然还跟着#裴寒舟求婚#和#林洛桑演唱会后换婚戒#,三个词条霸榜前三,就算不上网的都该知道他求婚了。


  裴寒舟见她一脸高深莫测地翻动着热搜页面,低声问:“很明显?”


  “当然明显了,”她嗤了声,“微博不会允许一个相同话题上三个热搜的,而且还紧紧相连,这是人民币玩家才能干出的事儿好吗?”


  她明明是在吐槽,男人却坐在床边,听到一半就勾唇笑开,长睫半敛着,在眼尾落下扇般的影。


  “还笑。”
她用手指戳了戳男人肩膀:“说你呢,人民币玩家。”


  “人民币玩家心情不错,还算乐意。”
男人稍作沉吟,侧头问她:“人民币玩家的妻子呢?”


  明明是以前也经常用到的称呼,但现在喊起来,似乎是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现在,她是他正式的、认真求过婚、表明想要携手一生的妻子了。


  林洛桑转了转身子,仰面对着天花板和头顶吊灯,无声地展开手指,在灯光下静静地欣赏那枚戒指。
细腻漂亮的粉宝石周遭包裹了一圈儿通透的钻,每一处弧度都切割得恰到好处,尺寸也正正好好,戴在她手指上,说不出的灵动漂亮。


  她禁不住弯起眼,指尖向后轻轻压了压。
“你老婆我也……还算乐意。”


  裴寒舟:“荣幸之至。”
///


  没过多久二人商量起婚礼的事儿,裴寒舟让她起码留两天的时间出来。


  “两天?久一点准备也可以啊,毕竟是人生大事,”她说,“我最近没什么行程了,到时候合并一下可以腾出很多空来,不忙。”
想了想,她又道:“但是为什么是两天,几场啊?”


  “两场。”裴寒舟道。


  “两场?”
她没想到婚礼还有办两遍的,胡乱猜测着:“一场公开一场不公开?一场对外一场对内?还是亲戚一场朋友一场?”
说完又有些沉默,因为他们俩仿佛也没太多需要来往的亲戚……
面对她如此多的陈列,男人只是淡淡摇了摇头,处变不惊地回复她:
“一场中式,一场西式。”


  ……
男人确实考虑到了她完全没思考到的点,并且这八个字一定程度上给予了她不小的惊喜,林洛桑被冲击得缓了会儿才回过神来,转头说:“已经安排好了?”


  “嗯。”
男人道,“你什么时候有空,什么时候办。”


  她忽地想到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些评论,本还半信半疑着,但这会儿似乎有什么结论正在尘埃落定。
“你怎么什么都准备好了,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?”


  裴寒舟略作停顿,而后抬眼看她:“你回来那时候。”


  林洛桑心尖轻飘飘地一收紧:“具体点?”


  “……”
“你喝醉了跟我告白的那天晚上。”


  林洛桑:???????
这么早她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了??


  “趁我喝醉酒算计着怎么把我捆牢,这就是你们无良资本家干的事儿吗?”


  面对着她的诘问,裴寒舟的回应是一贯的从容不迫,与云淡风轻。
他颔首:“是的。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冷不丁的,她忽然冒出个想法,又问:“那你孩子名字起好了没有?”


  “没有。”


  她正要松口气,听到男人的回复:“但是差不多了。”


  林洛桑:?


  男人波澜不惊地问:“现在要听么?”


  “……不必了。”


  很快,在询问了朋友们的时间安排表后,他们将婚礼定在了一个月之后。
挚友不必说,都能到齐,其他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也差不多都能赶到。


  裴寒舟问她想先办中式还是西式的,她未做思忖就说了中式,毕竟凤冠霞帔哪怕是拍戏她都没有穿过,况且中国风她又很喜欢,用中式做第一场婚礼再好不过了。
婚礼在男人名下的岛内举行,四周风光很好,建筑也全部修砌过,应当是为这场婚礼量身定制,不知背后有多少多久的故事。


  宾客全都由直升飞机运送而来,来回的费用自是不必说,全部由裴寒舟报销,大家自然高兴,毕竟出来旅个游还不用怎么花钱,怎么算都是赚了。


  他们俩是最早抵达岛上的,按理来说二人在婚礼前不应该在见面,但这男人非要以教她穿婚服为由,硬是先她一步迈进了房间。
“衣服很多层,不好穿。”裴某人如是说道。


  她坐在红色的婚床上,脱下因久走而令脚踝有些酸痛的高跟,侧头说:“可是这些有人会帮我穿啊,你一个男人就别操心这么多了。”


  说着她又禁不住小小地翻了翻,道:“这么多层啊……好像是很麻烦……”


  她皮肤白,此刻半躺在婚床上,最外头的婚服被搭在腰间,长腿随意勾着,圆润的脚趾微蜷。


  裴寒舟喉结滚动,这才垂了垂眼:“嗯,我也觉得多了。”


  “这不是你拍板定的吗?”她舔了舔唇,“你现在才觉得多?”


  裴寒舟:“原来没想到。”
这么多件,到时候脱起来……太麻烦。


  


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