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雪簌簌的往下落, 很快的就落得人全身都是。

    越泽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摸到叶溪双手冰凉, 急忙拉着她往车里去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们先上车。”

    车上开着空调, 里边暖和极了。

    一进来,叶溪便觉得冻得已经有些发木的手脚瞬间恢复了几分知觉, 让她无意识的吐出口气来。

    越泽跟旁边警察要了一个毛绒毯子,将毯子裹在她身上, 将她包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警察笑着给她倒了杯热水,示意她喝了暖暖身体。

    叶溪道了声谢,伸出手去将水接过来,端着水杯小口小口的喝着。不得不说, 这时候喝上一口热水, 真的觉得整个人都暖和了。

    越泽看着她,捏了捏眉心,道:“你可是把我们吓死了, 我得打个电话告诉老师你没事了的消息, 他老人家担心得一晚上没闭眼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们担心了。”叶溪对他说, 目露歉意。

    前边位置上的女警察在和同伴聊天, 时不时的看向叶溪这边, 似乎正说起她来。

    越泽笑了一下,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, 道:“这有什么好道歉的?这事情又不是你想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叶溪嗯了一声, 微微歪了歪头,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什么时候到的?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她又问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了……”越泽摇头,回想起来仍然惊犹未定,道:“昨天接到你的电话,我立刻就赶过来了,还好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叶溪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,道:“你还没说,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出事了?我记得,我并没有设置第一联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越泽无奈,举起手道:“是,我当初的确偷偷把你的第一联系人设置成我了。可是要不是我这么做了,你今天可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叶溪嗯了一声,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将水喝完了,将水杯还给了前边的女警察,又跟她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越泽看她,突然又伸手把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叶溪一愣,便听他叹息一般的道:“这次的事情,吓坏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越泽笑了一下,道:“你有时候,其实也不用那么逞强的。害怕的话,就偷偷的哭出来吧,我不会看的,也不会有人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叶溪没说话,但是越泽却感觉到怀里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着,叶溪紧紧抓住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身处异国他乡,又遇到这样的事情,一直担惊受怕,害怕自己的性命安全,怎么可能不害怕?

    越泽没说什么,只是更紧的揽住了她,将她裹在毛毯之下,同时心里也有些无奈和叹息——这么逞强,也不知道是像了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车在警察局停下,前边的警察扭头看了过来,看了一眼枕在他腿上的人。

    越泽回了句“OK”,然后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腿,忍不住嘶了一声。

    怀里的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安静了一下,似乎是睡着了,只有一双手还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裳。

    “叶溪……”越泽轻声叫了一声,道:“警察局到了,该下车了。”

    腿上的人动了动,但是很快的又安静了下去。

    越泽觉得有些不对,伸手把罩在她身上的毯子给取了下来,这才发现叶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