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尔瞪大双眼, 表情惊讶。

    “吴龙让人威胁你了?让你搬出房子?”他语气焦急的询问, 问完他咬了咬牙, 道:“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叶溪微微垂下眼来, 神色似乎有些低落,低声道:“上次我们得罪了他,他早就已经怀恨于心了。缓缓不是说了吗,他这人睚眦必报, 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并不足奇。”

    她表情和语气都很平静, 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,道:“我无父无母,就连现在住的房子也是租的,她让房东把我赶出去, 不过是想让我无家可归罢了!”

    曲久久和柳缓缓看着她,着急的道:“这种事情, 你怎么不跟我们说啊?”

    叶溪啊了一声,道:“这个啊,当时房东跟我说了, 我后边做机器人去了,就把这事给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自己都忘了, 又怎么可能跟曲久久他们说?

    说到这,她抬眼看向安尔,问道:“你还没说,他又怎么威胁你了?”

    安尔深深的吸了口气,这个时候, 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,因此他简单的把事情说了,末了道:“我没想到,他竟然连你也记恨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人怎么这样?”曲久久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来,说:“我妈还叫我好好的和他相处,呕!这种人多看他一眼我都作呕,我一定要跟我妈说他做了什么,让她知道吴龙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他根本就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柳缓缓惊讶过后,却是面色平静了,咬牙道:“这个人就是这样,当初他就是这么将人给逼退学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溪微微点头,并不意外的道:“我大概猜到他的手段是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呢,除了让房东赶你之外,他还做了什么?”安尔着急的问。

    叶溪回过神来,哦了一声,道:“其实我并不知道找我麻烦的是不是他,只是看你瞒着我们,不愿意说吴龙威胁你什么了,这才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安尔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叶溪低头沉思着,道:“不过除了他之外,我好像也没得罪人,很大概率这个找我麻烦的人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房东说是叶溪得罪了人,人家要找她麻烦,可是叶溪一心埋头学习,根本就没机会和人有仇。

    如果硬说有仇的话,能想起来的也只有叶家了,可是叶家并没有这么大的本事,能让房东不顾合同,直接把她给赶出去,那么人选就再次缩小了。

    而近来和叶溪发生过冲突的人,更是寥寥无几,能想到的也只有那么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这么小肚鸡肠,要记恨也不可能只记恨安尔一个人,他会找安尔的麻烦,那么自然也不会放过自己。所以,找自己麻烦的人,很大可能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还真的是小人到了极点了,看来当时在警察局的时候就记恨着我们了,或许更早,在打赌的时候就记恨上了……”叶溪喃喃自语一般的道。

    安尔现在才回过神来,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溪,问道:“你刚刚是,骗我的?”

    叶溪抬头看了他一眼,嗯了一声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房东又没说是谁找她麻烦,她怎么会知道?刚才那话,不过是她灵机一动,想要逃安尔的话才那么说的。

    安尔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而曲久久和柳缓缓,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叶溪,也就是说,她们两个刚才也被叶溪给骗了?

    “不过按照你的说法,找你麻烦的,应该也是他了。”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