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怡将周山拉到了一边,询问他叶溪的事情,尤其是她养父母那边,警方那边会怎么判。

    周山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来,然后被周怡打了一巴掌,只能把烟又塞回去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你放心吧,上边正好在抓拐卖人口的案子,所以对这事挺看重的。不出意外,拐卖加虐童,那两口子,最起码也要关上十年。”

    闻言,周怡倒是有些放心了,道:“我还怕关不上几天就把人放出来,那孩子又会被他们打了……你是没看见,那孩子身上很多旧伤,以前也不知道过的是什么日子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又有些担心的道:“我就怕这孩子心软,惦记着那两口子的养育之恩,给他们求情。”

    如果叶溪心软了,向法官求情,说不准法官还真会酌情考虑了。

    “怕她心软?”周山回忆着那孩子的模样,忍不住摇头,道:“那孩子可不是个心软的人,她心可恨着了,怕是恨不得她的养父母在监狱里待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叶家那对夫妻如今落得今天的结局,那也是活该,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根据叶家邻居的说法,叶家人对叶溪的确很不好,简直就是把她当佣人看,打骂也是常有的事情,甚至有一次叶溪差点病死了,叶家也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在叶溪大了些之后,这些事就少了,按照他们所得到的证词,叶庄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暴打过叶溪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概是大了些,也知道躲着点了,叶庄也不能轻易抓着人就打了……唉,反正那孩子,苦啊!”

    周正正想着事,抬头便见叶溪从楼上下来,小姑娘瘦弱得很,像根瘦竹竿一样,风一吹就能倒了。

    看见他,她立刻对他露出一个无害腼腆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周正突然想起警察局里,叶庄曾经说过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那丫头是故意的!我就知道,她肯定是故意的!她就是想把我送进警察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正注视着叶溪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冲到了叶溪面前,却是还没离开的叶家老太太,身后还跟着一个叶芳。

    叶家老太太瞪着一双眼睛,质问叶溪道:“刚刚警察们问了你什么事情?是不是问你爸爸的事情?你没有乱说什么吧?我告诉你,要不是我们叶家,你早就被饿死了,你可要知道感恩!”

    “感恩?”叶溪觉得有些好笑,她也的确笑了一下,“说起来,叶家的确养了我好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脸上闪过一丝若有所思,看着在她面前姿态摆得高高的两人,叶溪好整以暇的问:“那奶奶你想问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叶家老太太眼里冒出一道精光来,她伸手,枯枝一样的手紧紧的抓住叶溪的手腕,笑眯眯的道:“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你只需要跟警察说你爸爸没有打你,你身上的伤都是摔的,那就行了……你爸爸养你这么多年,你总不能真的忍心看他坐牢吧?我告诉你,你爸爸要是坐牢了,你可就无家可归,无处可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絮絮叨叨的,因为有求叶溪,一改以前恶劣的态度,脸上僵硬的挤出一个笑容来。只是大概不习惯对着叶溪笑,她的笑容看上去扭曲又滑稽。

    叶溪注视着她的笑,语气温和的道:“你说得很有道理,可是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,爸爸既然犯了错,那就该去牢里好好的改造,您说是吧?”

    叶家老太太的声音戛然而止,她瞪着叶溪,突然明白了,这丫头是在逗自己,她从来就没想过要给叶庄求情。
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