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尔彻底的昏了过去,空气里有血腥的味道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孙小智立刻哭着喊着道:“警察叔叔, 救命啊!安尔死了……安尔要死了!你们快救救他啊, 快救救他啊!”

    警察们匆匆走过来,蹲下身子查探安尔的情况。

    安尔的腹部有血浸出来, 从他的手指间漏出来,警察移开他的手, 看了一下他伤口的情况, 扭头让人叫救护车。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, 安尔怎么样,他是不是要死了啊?”孙小智已经完全被吓坏了,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。

    警察有些无奈,道:“你放心吧,你的朋友不会有事得, 他腹部的伤口并不是很大。”

    叶溪脑袋里一片空白, 直到听到警察的这句话,她才慢慢的回过神来。低头看着自己被安尔紧紧抓住的手腕,想到安尔昏迷之前所说的话,他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警察们已经将这群混混给制服了, 吴龙和他的跟班们自然也不例外,他咬牙站在那里,被警察拷住双手, 低声道:“我需要打个电话,我要叫律师!”

    “想打电话?焦虑是?行?去了警察局再说吧。”警察们丝毫不为所动,直接将他给拷上了。

    而角落里, 林哥茫然的站在那里,他的表情甚至是可以称上是有些惊骇,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双手。他的手上还有着濡湿的痕迹,那是安尔的血。

    直到冰冷的手铐拷在他的手腕伤,他才猛地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警察们拷住他的双手,语气严肃的道:“……你涉嫌杀人,和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林哥表情大变,下意识的尖声为自己辩解道:“不是我!我没有杀他!没有对他出手!是他,是他自己伤的自己,和我没关系!是他自己!”

    对于他的解释,警察根本不信,冷笑了一声,道:“呵,你要解释,去警察局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受害人自己伤自己?找理由也不找好一点的,是觉得他们警察都是傻子吗?

    比起看起来就不是好人的林哥他们,明显是还是学生样子,一脸乖巧无辜的叶溪更让警察们相信。

    谁也不相信,那个晕倒的少年,会做出那样伤害自己的事情来,更相信这是小混混们的诡辩。

    林哥疯狂的挣扎着,他很清楚,杀人未遂的罪名,那可远比打人勒索要严重得多,他也许要在牢里关上好几年。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杀人!是他自己!是那个小兔崽子……”被压着钻进警车,林哥还在不断的尖声喊道。

    他想到当时安尔对自己说的话,他万万没想到,那个少年竟然对自己能下这么狠的手,就为了给他安上一个杀人未遂的罪名。

    他这是想要将他送进牢里啊!

    想到这,林哥就只觉得心里发寒。

    而在林哥尖声的辩解中,以及孙小智嗷嗷大哭的哭声中,安儿被送上了救护车,叶溪他们也跟着一道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人被推进了急救室,叶溪他们坐在外边,孙小智在门口转来转去的,眼眶还是红的。

    警察他们也留下了两个人陪着他们,安慰着他们,让他们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“安尔他不会有事吧?”他忍不住问,这句话短短十分钟内,已经不知道问了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叶溪嗯了一声,道:“他会没事的,我看了一下,当时那位林哥伤他用的是圆规,伤口面积肯定不大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孙小智嗯嗯点头,心里觉得安心多了。

    叶溪看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