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儿女婿、儿子儿媳,都是在算计着他们的钱,这一点陈碧珍那是看得清清楚楚的,可是她就算生气也没有什么办法,她原本就病了,现在病得更重了,就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,现在大哥大嫂都进去了,以后就我和二哥给您二老养老了。因为您的关系,我和二哥工作都丢了,您就不该给我们一点补偿吗?”

    叶欣坐在床边,说话的语气是语重心长的,一副完全是为了父母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说:“这钱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的,您不是说最疼我和二哥的吗?现在我们两家缺钱,您就不能给我们一点吗?”

    陈碧珍躺在床上,表情十分的难看,她朝着叶欣啐了一口,道:“呸,我和你爸还没死了,你就开始惦记我们的钱了,早知道当初你生下来我就该把你给掐死!”

    她形容枯槁,短短时间,整个人看上去消瘦了许多。躺在床上,一张口就喘着粗气,似乎连呼气都有些艰难了。

    叶欣没注意被她一口痰吐在身上,当即就忍不住尖叫了一声,被恶心得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捂着钱做什么!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说不定哪天就死了,反正这钱迟早都是我们的,现在给我们和以后给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叶欣她二嫂也温言细语的开口道:“叶欣说得对,妈,您就别那么固执了,我们都是一家人,何必闹得这么难看呢?以后我们也要好好赡养您和爸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忍不住叹了口气,道:“如果不是真的困难,我也不会跟您开这个口,您孙子马上上初中了,小微又要上舞蹈班,这哪里都需要钱,我和叶仓的工资也是捉襟见肘的……您是孩子的奶奶,您就帮我们一次吧!”

    叶欣她二嫂姓罗,叫罗莲,她身材有些微胖,一张圆脸看上去十分的温和,令人心生好感,如今说起话来,表情看上去十分的真挚,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只是陈碧珍早就看透了他们,哪里会被她这样子给骗到,她嘴里发出嗬嗬嗬的粗喘声来,怒道:“你做梦吧,我就算死了,也不会把钱给你们,你们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叶欣表情有些烦躁,心里气得不行,最后只能指着陈碧珍道:“我就看您能坚持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她跺了跺脚,愤愤的离开了,剩下她二嫂还坐在屋里。

    罗莲叹了口气,道:“妈您好好想想吧,明天我还会再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言下之意,却是并不打算放弃了。

    这嫂姑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,叶欣脾气大,走的时候将门摔得砰的一声巨响,而在这一声巨响之后,一切又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碧珍躺在床上,指着卧室门的手指微微颤抖着,嘴里发出了愤怒的“嗬嗬嗬”的叫声,就像是嗓子漏风了一样。

    叶欣她们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给她把门关上,此时卧室敞开着,里边充满了一种难闻的味道——老人身上特有的腐朽的味道,中药西药的苦味,还有隐隐的尿骚味,种种味道混杂在一起,形成了一种很微妙的味道。

    在她病后,家里现在是一团糟糕,她病成这样,也没有个人来端茶递水的,屋里也没人打扫,时间久了,自然就有一股怪味了。

    咳嗽了两声,陈碧珍想要河水,可是却发现床头柜上的水壶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“叶芳!叶芳!”她大声叫起来,可是半天也没有得到回应,她嘴里忍不住咒骂了起来,“这丫头又死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叶芳在哪里,她一直缩在自己的屋里没出来。听到陈碧珍的骂骂咧咧的声音,她连眼皮都没跳一下,表情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